【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冰心】高老头的拐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59:16

高正仁手里的那根拐杖,似乎是专门打人,其次也打狗。

拐杖不知为何木所做,据说是他的孙儿,在山上岩石的罅隙,扒出的一段树根。手把的一端,自然弯曲,流线地扭作几扭,整个看来,几似一条乌蛇。这拐杖出奇得坚实,铜铁一般,通体被高老头把磨得光溜溜的,着地的下端,却并没磨销什么。

高老头的身子又高又直,快90岁的人,还可以翻山越岭去邻村看戏。提着这柄拐杖,有时下端并不着地,乍一望去,仿佛他是提溜着一条蛇。这拐杖,有时看来,对他倒确是摆设。其实,没有拐杖,他照常走得安稳。记不清何时起,高老头儿,杖不离手了。

高老头生活的庄子,无一例外,全部姓高。他年岁最长,辈份最高,向他叫老太爷的有多少,他自己可说不清了。他耳根少有点背,眼睛却还好,所以,没有事做,便总在庄子上踱来踅去,东张西瞧。

他曾经念过一点旧学,能说出“里仁之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类——庄上人不大能听懂的话;也有说,他还当过兵,可能不是在共产党的部队,他也就避而不谈;也有人说,解放后,他做过乡、村干部,是个在籍的共产党员,但毕竟没享受国发的补贴,干部的经历,实可怀疑;又说他做过民办教师,后来不干了,这事也无从论起。他当过队长,用石块敲过生产队房檐下的大钟,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他还有一道本事:能背“老三篇”,至今不落一字。毛主席语录上的段落,他也能滔滔不绝很多。他最佩服的人物,就是常挂在口边的“毛主席老人家”了。谁敢让他听到一句“老人家”的不是,不管是谁,他的拐杖,立时打去。他自己居住的老屋,墙上仍有一张伟大领袖的挂像,拭得一丝不染。床头那件老旧的黑桌抽屉里,还保存着几枚像章。

高正仁当生产队长的年月,高家寨族里三百来人,无一不怕他。分田到户,他年岁大了,不再干村民组长这个新角色。从此,他的手里,常握着那拐杖,大人小孩,男男女女,都又畏惧这拐杖了。

不仅是畏惧,也增了讨厌了。过去,大家都叫他叔伯、大爷、老爷、太爷的,不一而足。现在,当面还这样叫,私下里,有人开始称他“老头儿”、“老头子”,加之他自己说着什么“耄耋之年……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话,也有人叫他“老不死的”了。

80年代,年轻人先就嫌恶他了。最初是流行烫发的时候,很多女人都将头发烫了。高老头马上看不惯了,坐在族人闲暇聚会的古树下,抱着拐杖,向每一个烫了头发路过的女人,白眼翻飞,鼻腔里,还不住地哼哼。有时抬起拐杖,指着树上的老鸹窝自语道:“成何体统?简直不成体统!”

但他还是看惯起来,以为头发的长短曲直,不影响国格人格吧。后来,女人们的头发又染了色彩,高老头子又颇看不惯了一阵,说了一阵“成何体统”的话,但是最终,还是看惯下来。

又有人的裤管张大开来,成了大喇叭的形状,他就又看不惯了。一日,他就用拐杖挑开一个一尺多宽的裤管道:“这成什么体统呢?像个烂面袋,又费布又难看!”

好在这喇叭裤的张扬,并没有流行很久,高老头子也没有哼哼出病来。

再后来,女人们的衣服越穿越少了,竟至连大腿也裸了出来,白亮扎眼。更不像话的是,姑娘们的肚脐也盖不住了。这还了得!有一阵子,高老头不便外出,他的眼神太好,却没个地方落窠,随处都是掩不住皮肉的女人,他总不能一眼朝天,一眼朝地吧。花枝招展的时髦女孩儿们回来,纵使亲热地唤他“爷爷”、“太爷”,孝敬他好吃的礼物,他还是气鼓鼓的,干脆不理她们。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从此,他“成何体统”的口头禅,转升作这一句了。然而,渐渐地,他居然看惯了。对着女人,鼻孔里不再“咻咻”作声,眼神也如太阳一样普照万物了。

他最鄙视男女的鬼混苟合。河边的小树林里,打谷场的草垛间,乃至几处废弃的窑洞薯窖,他都要装作漫不经心游荡的样子,一一巡查到位。他那蛇般的拐杖,还要在里面深深地游移,咳唾两声,警告着不守本分的族人。

然而,少男少女们的恋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至于和电视里的镜头一模一样了。他的重孙儿,带回在外打工的女友,手挽着手,勾肩搭背,兴致使然,也不避人,这张嘴儿就粘在另一个的脸上了。高老头攥着的拐杖,只落得簌簌地抖了。然而,他渐渐竟然看惯了。

高长恩外出打工,他的老婆,竟同一个光棍族叔混上了。一天,高老头探准那光棍族叔又去了女人的家里,门也插上了,就端了一把椅,坐在大门外。他用拐杖戳那头拴在树上的猪,猪尖叫,他也大声嚷:“畜生!天作孽,可违也;自作孽,不可逃!——畜生啊!”

他竟直在院前坐了半天,嚷了半天,吵得庄上的人都来看,喳喳谈论了。自此,那光棍儿再也不敢登门。长恩的老婆,一看到高老头,远远就逃开了。

小孩子也有怕他的。冬天,有孩子去坡上砸那栎树的疙瘩烤火,被他发现,先就用他的拐杖,照臀背上打去。他必要一直追到家里,和他们的父母十二分地过不去,大叫大嚷:“祖宗千辛万苦种下的栎坡,就是不养蚕,却要毁在我们手下么?”拐杖的尖稍,要触在那糊涂家长的鼻尖了。于是,必引来合村的人看热闹,大家怕气坏了高老头,数落着那家长的教子无方,纷纷表态,从此决不毁树。

高老头的一个重孙,因为吃馍时偷偷将皮剥下,抛在地上了。正被他看到,恼极,一顿斥责:“这不是造孽么?白生生的馍皮,也要扔掉啦!”余怒难息,孩子的屁股,还是挨了一杖,哇哇地哭去了。高老头老眼里盘旋着泪,自捡了地上的馍皮,放口边吁一吁,全塞入自家的嘴里了。

高姓的祖坟,就在庄南的山坡下,郁郁地长着一些老柏。一片坟头的尽处,立着一块大碑。每年春节上坟,高老头子总是第一个来到,持着那柄拐杖,凛凛地立在碑前。他要看着在家的族人,老老小小都到齐了,这才起了笑意。哪一门倘使短少,他必要用拐杖指着那门的长辈,不客气地数落一顿。

“慎终追远!难道要连老祖宗也忘掉吗?祖宗逃难到这里落根,繁衍我们这么多子孙,难道不是祖宗的积德么?”言毕,呜咽一声,老泪纵横。

离开人世的最后几年,高老头在族人的眼里,越来越不受欢迎了。他动辄发怒,拐杖飞舞;凡他看不惯的,不管是谁,弄不好都要挨棍。好在他的力气已经不济,打在身上,如不碰到头脸,倒也无妨。他年岁最老,是族里的寿星,“老活宝”。就算他不讲道理,打错了人,谁又能揭得下来?

一天,高三茂从外地开车回来,村口遇着瞎眼的马婆婆,一个劲儿地按着喇叭。马婆婆原本是看不清路的,左右去躲,横竖不对,结果,跌进路边的坑塘里了。

正好高老头路过,二话不说,拦在车前,举起拐杖,向车上一个劲儿啪啪狠打。高三茂跳下车来,抱住了高老头,慌不迭地求饶:“不能打,这是宝马车啊,老祖宗!”那车盖,早翻起几道血痕。

“你挣几个糟钱?不是你啦!”高老头怒火万丈,“马婆子,你该叫老奶的,居然这样对她!连你也更得打!”说着,竟赏了三茂一棍。

遇到酗酒惹事的族人,他更是挥杖就打。那酒醉的,一逢到他,立时半醒,先就跳开跑了。

高老头在世的时代,庄子上没有赌博。无论是麻将,抑或是纸牌,但凡赌事,几近绝迹。高老头的瞌睡极少,白天休说,就是晚间,他的拐杖,也是无孔不入。哪一家亮着灯,聚玩着赌钱的勾当,那是逃不过他的。他闯进去,不由分说,依旧是举杖就打,乱打一气,打得人来不及将钞票收起,抱头求饶。

“老不死的!”几个在外染上赌瘾的族人,回来不能支场开赌,恨起他来。但也无法;他是族里的老太爷,白挨他的拐杖,谁能揭下?

高老头的拐杖乱打,渐闹的有人义愤了,这主要起因于婚丧嫁娶。30年前,高老头还是队长的时候,给本族立了规矩:婚丧嫁娶,礼金最多5元,抽一般的烟,喝一般的酒;除外来的亲戚和帮忙者外,一律不能吃桌。及他老迈,这规矩渐渐要坏掉了。礼金直涨到三五百元,一家有事,全族参与,家家停炊,统统吃桌。家家都在抱怨这风气的颓坏,可户户都在跟风。

高老头从不去吃桌的。这次是轮到高中强母亲的丧事了,筵席摆了上百桌,还雇来了哭丧队,歇斯底里,日夜嚎叫,鸡犬不宁。

高老头枯干的病体,突然在席上出现了。先是不由分说,打跑了一群哭丧队员,打碎了一桌盘盏。但很快被人抱住了,拐杖被夺下。人们搀扶他回家,还专派了人陪他。

末年,高老头得了厉害的气喘病。不分冬夏,胸腔里像压着一头怪兽,呼哧呼哧吼叫不停。他看大多数人的眼神,仿佛都不如意。老眼浑浊,但在那瞳仁里,却聚焦着两星冰冷的火,让人悚懔。因为喘个不停,他很少愿意说话了。但腿脚还好,照看的人稍不留意,他就会拄着拐杖出外了。

高老头猝死在一个晚上。

高慎玺用原先生产队闲置的旧屋,翻建成楼房,办起了教会,吸引了远近很多信徒。那天晚上,请来了远地的人物讲道。一片低垂的头颅,正自做着嗡嗡的祈祷的时候,门口的几颗,突然吃了几记硬拐。

高老头靠在门板上,喘息地挺着,左手里举着一张伟大领袖的挂像,右手握着拐杖,砍瓜切菜一般,照着一片木瓜般的脑勺,狠打,狠打。

突然,一片惊叫里,中弹一般,高老头的身体,慢慢从门板上滑落,终于栽倒地下。

高正仁活了95岁。他的葬礼,十分隆重,举族的人都参加了。没有哭声,一丝唏嘘也没有。几百人谈笑着,愉快地为他送行。

那根杖,不知是谁,插在了他的坟头,冷冷地指着苍天,如一把戟。

癫痫发作时会尖叫吗广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西安有医院可以治疗癫痫吗?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