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广播喇叭的记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2:08

“墙上一朵牵牛花,一根藤儿连着它,没有叶儿没香味,能唱歌来会说话。”记得我们上小学时课本上就有这样一道猜谜题,谜底就是:广播喇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家里就有了课本上所说的两个会说话的广播喇叭。

在爷爷的窑洞里炕上方一米的地方挂着一个,我总喜欢站在炕上拨弄它,探究它的声音到底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另一个挂在我家厨房门框的左上角,后来知道这个叫“舌簧喇叭”,爷爷窑洞里的那个叫“压电陶瓷喇叭”,它的结构很简单,木框里倒扣着碗一样的黑色扩音纸,扩音纸的中间装有一小铁片,焊了两根线,我一直很好奇它是怎么发出声音的?木框正面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用一块布蒙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地撕掉了那块布,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又粘了回去,它到底是怎么出的声音?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就问最亲密的小伙伴:“这个纸为什么能发声?”可他也说不清楚这个问题。

这种声音,是在乡村里除了鸡鸣狗叫之外的特殊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快乐的童年。在那个没有照明还靠煤油灯的年代,这个带着丝丝电流声的广播里的声音,就是最动听的声音了。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每当这雄浑高亢的《东方红》乐曲从广播里传出回荡我家院子里的时候,奶奶就催着我说:“广播响了,快起来吃饭上学去!”父亲这时候就起来提着水桶抱着辘轳去大门口的井边搅水了。俨然这广播声成了我们家除了那只大公鸡以外的闹钟了。

在全家人的心目中,这个小小的广播喇叭有着神圣的地位,每天一家人都会定时竖着耳朵听,要是哪天不响了,父亲就会立即跑到邻居家去听听,如果人家的还在响,那肯定就是我们家的坏了。回家后父亲就找来一个独轮车竖起来靠在门框上当梯子,站在上面检查着喇叭的两根接线,不一会工夫就修好了。等到我长得能够着那喇叭的时候,我也学会了父亲修喇叭的全部技能,天线、地线的接线都要拧紧,用指甲抠抠舌簧喇叭屁股后面的簧片,发出哐哐的声响,以此来判断喇叭磁簧跟扩音纸有没有断开。后来连爷爷也懂得了,喇叭的地线是是埋在门槛一侧的土里,喇叭声音如果小了,爷爷就给埋地线的土上浇上几瓢水,因为土干了传导性就会差,喇叭声音自然就会变小了。每当打雷下雨的时候,广播里会随着雷声轰鸣而发出嚓嚓的声音,父亲会赶忙把广播的天线断开,他说,雷电会把广播给打坏的。

喇叭不响,也不是每次都能修好的,有一次我就不小心弄断了线圈,意味着这个喇叭就彻底废了,我就索性把它全部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打开后里面就是一个磁铁、扩音纸,还有绕很多圈的细铜丝,最后那个磁铁成了我最喜欢的玩具。

“灵台县广播站,现在开始本站的第一次播音……”那时候广播每天响三次,早上六点钟到八点钟,中午十一点半到十四点,晚上是十八点到二十一点。早上六点半播放《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晚上八点播放《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都是我喜欢听的,哪儿地震了,哪儿水灾了,有啥新政策了,听完后我都会一一讲给父亲和爷爷听。

在刚刚改革开放的年代,广播里出现了播出频率较高的词就是“改革”两字,我爷爷总是问:“现在广播里老不停地说‘甘蔗’是啥意思?”我赶忙笑着纠正,“爷爷,人家说的是‘改革’,不是‘甘蔗’。”爷爷听了深叹了一口气说:“唉,我老了,听不清楚了哦!”

在正常广播时间,如果突然插上一段秦腔戏,这时候奶奶就会说:“别说话,听听广播要通知啥了?”果然,一小段秦腔戏之后,一个浑厚有力乡土味十足的男人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大伙注意啦!通知,星火乡物资交流大会将于三月十一日开始,三月二十一结束,会期十天,望广大群众前来参加,星火乡广播放大站。”乡上要举办物资交流大会了,一家人很是高兴,开始热烈讨论着,父亲说:“我要去会上把老黄牛给卖了。”母亲说:“我最后三天去,顺别去看看大姐,不知道今年请的是哪里的剧团?”爷爷说:“我出去问下。”说完就走出家门到邻居家打听了,这当然也是我们全家人最期盼的时刻了。

全家人听广播最认真的除了听通知外,再就是每天一段的秦腔戏了,父亲和爷爷都是老戏迷,到了秦腔戏播放时间,会立马放下手中的活,盘坐在热炕头上,竖着耳朵听得全神贯注,我和母亲、奶奶不懂戏,就听个热闹。

现如今,在农村早已看不见这些广播喇叭了,原来县里的有线广播站也随之变成了发射无线调频的广播电台。偶尔在一些村屯还能看到高音喇叭和带调频接收功能的喇叭,但那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播喇叭了。每每看到悬挂在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我就特别怀念听广播喇叭那段美好时光,无数次在梦里看到那个挂在墙上的神奇的舌簧喇叭,那美妙悦耳的声音伴着我入眠……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更权威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武汉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